上海新闻

胜利油田前工人史强不公正死亡的悲惨故事

从史强森面前的照片中,我们可以看出他是一个英俊、冷静、温柔、意志坚强的男人和一个迷人的年轻人。

然而,他于2019年去世,享年46岁。

看着他死前的照片,人们无法想象一个坚持实践“真、善、忍”的年轻人会被日本彻底迫害。人们不能把他与“监禁”、“手铐脚镣”、“监视”和“骚扰”联系起来。

然而,他一次又一次地遭受巨大的伤害,最终失去了年轻而宝贵的生命。

史约翰逊的前照片。

(Minghui.com)史强被迫害前的照片。

(Minghui.com)史强被迫害后的照片。

(Minghui.com)史强,山东省东营市胜利油田集输总厂输油分公司员工。他在2000年开始练习恐怖分子(也被称为法伦·达法)。

在日本遭受迫害最严重的几年里,史强坚信法轮大法。

史强孝敬父母,努力工作。他在单位的同事对他评价很高,说他喜欢帮助别人,渴望做脏活和艰苦的工作。

在当今唯物主义社会,当他的同龄人不断追求快乐和虚荣时,他追求“真理、善良和宽容”的理念。

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,他应该过着舒适舒适的生活,但是在小日本的长期迫害下,他的生活充满了艰辛、痛苦和悲伤。

迫害者叫嚣道:我要对人们的死亡负责。自1999年以来,当史强的集运公司迫害该单位非常严重地从事恐怖活动的雇员时。他们被迫写所谓的“三本书”(忏悔、忏悔和保证),拒绝写“三本书”的恐怖主义学生受到拘留、罚款、监视和骚扰等强制性手段的迫害。

该单位有时在半夜打电话恐吓恐怖分子学生,甚至他们回家探亲时也不得不被跟踪。在假日和所谓的“敏感日”,他们受到特别的监视,使他们长期处于恐怖状态,遭受精神创伤,并扰乱他们的生活。

迫害史强的集输公司主要负责人包括石油运输大队的李富林(退休)、刘海河、陆左正(退休)和陈振东。

2012年下午,石强被单位领导找去谈话,被要求写不修炼的“保证书”,石强坚定拒绝。2012年下午,史强被要求写一封他没有练习的“保证书”。史强坚决拒绝。

那天晚上10点左右,他被单位绑架,并被送到智云洗脑班。

家人去给班上的重要人物洗脑了。那里的人傲慢自大,拒绝交出人。

史强身体不适后,家人打了个紧急电话,史强被送往胜利油田中心医院急救。

医生说他的健康很危险,但是这个单位派了四五个人来看他。

史强的家人问那些人,“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,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办?”一个叫程振东的人喊道,“我要对死去的人负责。

“2015年上午11点,胜利油田滨海公安局的警察被绑架并非法拘留,非法闯入史强父母家。

警察首先切断了外面的电源。当史强的父亲出来检查时,20或30名警察趁机冲进房子绑架了史强。

之后,警察突袭了房子,翻了箱子和橱柜,没有留下任何角落。从上午11: 00到下午2: 00,他们检查了所有带有字符的纸张,并没收了几部手机、电脑、打印机和其他各种物品。

与此同时,东营市恐怖分子学生陈印、潘于颖和刘学敏(胜利油田大明集团员工)被山东省公安厅、胜利油田滨海公安局警察和胜利油田“610”(专门迫害恐怖分子的非法组织)绑架。

史强在滨海公安局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后,被迫从早上6点工作到晚上9点。他做苦役工摘花,劳动定额很大。拘留中心的食物非常差,早晚都有玉米糊和泡菜,中午有卷心菜汤和一两个小馒头。

由于缺乏油和水,史强严重便秘,半个多月不能排便。

晚上睡觉,因为房间里的被拘留者人数严重过剩,睡觉的木板不能容纳他们,每个人只能睡在木板的一边而不能翻身。

史强后来拒绝工作,并在拘留中心被警察戴上手铐和脚镣(一体化,无法举起双手)。他被迫害了20多天20夜。他戴着手铐脚镣吃饭、睡觉和上厕所。

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,他每晚不得不轮换两个小时。

日本酷刑示意图:手铐和脚镣。

“明辉网”中的“号手”任意占用了史强一家称他为“号手”的生活费,他父亲称他为“号手”的2000元被拿走,除了他进门时买的制服棉衣和几顿改良的饭菜。

史强被非法监禁了一年零七个月,然后又被判了两年。

2017年,他被关押在山东省。

这家人仅在同年收到监狱通知。

在一年零八个月的时间里,他的家人看不见他。

在监狱里,史强被孤立和控制。他每天从早上5点一直被关在一个单人房间里,直到晚上12点,当他所有的室友都睡着了,他再也睡不着了。

警察和囚犯威胁、恐吓、胁迫和强迫他写“五本书”、“自白”、“保证书”、“悔罪书”、“自白报告”和“谴责报告”,持续了一个多月。

史强坚信并拒绝合作。

2017年7月,史强遭受了很多痛苦,最终离开了监狱。没想到,他又被单位迫害了。

回家后,他被非法驱逐出集运公司,失去了生计来源。

在2018年“两会”之前,一群集疏运公司(警卫等。)要求租史强的房子。七八个人抓住他的胳膊,绑架他到集装和运输洗脑班(黑监狱),强迫他“改造”。

史强在被开除出部队后被不公正地拘留了31天。

几乎所有聚集运输公司的恐怖分子学生都被强迫去上洗脑课。不“皈依”或写“三本书”的学生将不会被释放。

在他们被非法拘留期间,该单位停止支付他们的工资,并要求他们的家人每天给他们送食物。

洗脑班的领导徐庭德(退休)和王志强被集输公司和“610”油田双重控制。他们为他们努力工作,并使用各种手段折磨恐怖分子学生。他们被迫每天观看诽谤恐怖分子的视频,迫使他们放弃自己的信仰。他们还受到威胁,如果不“皈依”,将被开除公职、劳动教养和巨额罚款。

他死后多年的无端迫害不断给史强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和心理伤害。

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,史强体重急剧下降,然后腹部肿胀,最后在2019年无故死亡。

直到史强去世前不久,该集运公司从未放松对他的迫害和监视。

在“两会”、中非合作论坛和青岛会议期间,该单位不断派人轮流在他家外面看守,严密监视和跟踪他。

发表评论